您好,欢迎光临北京都市网!今天是: 返回首页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 繁体中文
北京都市网
新闻北京  财经  科技  时尚  公司
评论  消费  人物  项目  专题
生活教育  亲子  健康  消费  汽车  旅游
购物  娱乐  女性  服饰  头条  活动
区域东城  西城  海淀  朝阳  密云怀柔
丰台  大兴  房山  昌平  平谷燕郊
其他综合  商讯
常识  房产
新闻播报:
24小时新闻排行 热点新闻月排行
图片资讯 更多>>






问答 更多>>
·大美中兴,毛戈平化妆学校承载美学灵魂
·世界旅游城市小姐大赛唯一指定形象设计品
·背影哥绝对是微商界的大明星
·苗膳堂唐志钢: 合体苗家秘方与大数据
·淋浴房设计:过剩奢华不如化繁为简
·HANMAC主打轻奢手机的万元市场 B
·海航保利国际中心书来咖往 树写字楼生态
·Focussend应邀出席第五届出境自
·行业50%的品牌消失,9成业绩腰斩,它
·中秘传媒发布2016年中人才招聘计划
新华网专访|余凯:造物主的一小步
文章来源:  发布时间:2016-11-18 16:31:25  已经被浏览:

 风口不会随便眷顾一个人,那些在历史中留下痕迹的人,他们的出场毫无征兆,却在潮流中游刃有余。你会惊叹,为什么是他?

    地平线机器人创始人&CEO余凯接受了新华网的专访,讲述了科技界理想主义者的现实路径。


    新华网上海11月14日电(记者 周琳)刚创业一年,就拒绝了上百个合作伙伴,精挑细选留下来不足十个;产品还没成型,已经拿到了数千万元的订单。

    与其说这是人工智能风口的红利,倒不如说是余凯个人的号召力。在文章开始前,笔者倒腾了大半天,把他十几年的个人履历、演讲实录、采访文章进行了词频分析,最后出现最多的是两个词:我,人工智能。

    看起来多少有些《我,机器人》的历史纵深感。AI领域20年间浮沉起伏,泡沫吹大又破灭了三四轮,有多少投机者频繁进出,只有极少数人极为聚焦地留了下来。

    余凯当然算一个。作为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的创始人,他专注在人工智能这个风口“扇扇子”已有近20年。如今离开百度创办地平线,他终于放下了扇子,要自己到风口上飞一把了。

    他把吴恩达拉入群,然后自己退了,“我在百度的使命结束了”

    如果真的有一天,硅基的AI战胜了碳基的人类,而人类也不可以读档重来时,能回忆起的标志事件,阿尔法狗战胜李世石的那个下午算一个,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撞上了卡车算一个。但如果不熟读未来可能会出版的《AI发展史》中的诞生篇,估计很难想出为啥美国加州帕罗奥图市喜来登酒店的露天泳池,也要露个脸。

    故事要从2012年说起。那一年,还没有进化出阿尔法狗的谷歌X实验室开发了一套具备自主学习能力的神经网络系统。不借助任何外界信息帮助,动用了16000台计算机构建了一个超过十亿个节点的神经网络,从一千万张图片中识别出了“猫”。

    做这件事情的Geek,名为吴恩达(Andrew Ng),江湖人称“谷歌大脑项目之父”。2014年5月,他加入了百度担任首席科学家。他的加入成为轰动全球科技行业的事件,至今仍然被誉为中国互联网公司请来了“最强外援”。

    说服Ng加入百度的主要促成人之一就是余凯。

    2013年3月,吴恩达到访北京,余凯代表百度抛出了橄榄枝。随后在上述的游泳池,历史的洪流不严肃地让这两个Geek赤诚相见,就AI的实现路径进行了充分的交流。“这几乎是我吃过的最长的一次早餐。”余凯和记者说,“为了怕没有达到游说的效果,当天我们又一起共进了晚餐。”

    “难道你要一辈子在网上教课吗?我相信你的true love一定还是在人工智能。”余凯当时和吴恩达说。

    这是2012年4月加入百度的余凯,在主导组建了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之后,为自己老东家带去的又一贡献。IDL主要进行的是深度学习、机器人、自动驾驶、人机交互、3D视觉、图像识别、自然语言理解等方面的研究,说的直白点,就是让机器全方位地感知环境,理解人类,并自主决策。

    这个人12年来变化了好几次,而每次变化的主线就是AI技术的进化史:2004年1月加入西门子总部的研发中心的Neural Computation(神经计算)部门做研究员;2006年加入人工智能机器学习领域当时世界上最优秀的研究机构之一NEC Labs America,并迅速成为该机构历史上最年轻的部门主任,2010年他带领团队在被称为AI奥林匹克的图像识别竞赛ImageNet评测中获得首届冠军;2011年,应邀在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主讲研究生课程“CS121: 人工智能概论”,中国高校本科毕业的学者中,余凯是极少数几位登上斯坦福计算机系讲台的;然后回到中国加入百度。

    到2015年5月,余凯从百度退群了,做线下的东西去了。根据当时的工作安排,他的所有事务交给了老朋友Ng。离开前,余凯和李彦宏有过一次深入的讨论,这让他意识到,百度不太想去碰硬件,也不希望在涉及到和硬件有关的AI方向投入过多。


    百度还是一个核心专注在搜索的公司,其人工智能侧重在云端,类似大数据、精准投放等,而且确实在中国做到了技术顶尖。相对而言,本地计算却不是互联网公司特别关注的侧重点,而这是未来巨大的成长空间。

    “过去3年,我在百度做的事情是推进在云端的人工智能,比如说搜索排序、广告投放、语音识别、图像识别、语言理解、这类基于大数据的算法来建构神经网络。但我认为,今后几年有一个更大的趋势,让我不得不做:从云端的人工智能到每个人身边的人工智能。”从物联网、机器人、自动驾驶、硬件设备等,智能化发展的趋势让余凯意识到,人工智能不是高高在上的,不再只是互联网线上服务,而是涉及到人们在线下的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的方方面面。

    余凯认为,百度从自己的核心业务出发,他有他的道理,而这个线下的市场也很有意义。到此时,百度AI团队、人才储备和应用场景,都已在国内是最领先的了,自己可以开辟下一个征程。“我在百度的使命结束了,应该到‘体制外’开辟一个新的战场了”。

    知乎上有一条“如何评价余凯从百度IDL离职?”的回答中,一位获赞颇多的答主说了一句话,“他已经不是愁找不找得到工作,而是到了选什么自己最喜欢工作的level了。”这或许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了余凯的离开,IDL的路已经走稳了,他想腾出手来做些更大、更不一样的东西了。

    不止是推荐广告和搜你喜爱,造物主终于要给AI一个普适的“大脑”

    “地平线”去年9月完成首轮融资,投资人包括晨兴资本、高瓴资本、红杉资本、金沙江创投、线性资本、创新工场及真格基金等机构。而地平线背后,还有一位名为Yuri Milner的俄罗斯大佬不得不提——他是Facebook 、Twitter、阿里巴巴和京东等企业背后的男人,最著名的案例是在Facebook隔壁的星巴克里,用“2亿美元”收购了Facebook“2%”的股份,而且既不要优先股,也不要董事会席位。余凯回忆起说服Yuri Milner的全过程,他们先是花了一个半小时讨论究竟如何让寻找外星人。


    然后Yuri问,“十年后,我们的生活将因地平线的存在而发生什么改变?”余凯的回答很朴实:到那时,你的身边将围绕着各种智能设备,自动驾驶汽车可以来到别墅门口接你,空调知道你睡觉时最舒适的温度是多少,冰箱知道你喜欢的食物即将吃完而自动为你下单购买,你身边的设备如同有五官,可以感知环境;有反馈,可以人机交互;有大脑,可以做决策判断。——这可不是简单的“猜你喜欢”。

    成立一年的地平线已经先后推出了“安徒生”智能家居和“雨果”自动驾驶平台,美的等公司的产品已经搭载“安徒生”系统并完成量产。这些产品实现了自动识别用户、感知用户距离、学习用户习惯,并自主做出决策及调整的功能。而命名为“雨果”的自动驾驶平台则能够实现对车辆、车道线、行人及路标多种目标检测感知,一家知名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已采用地平线开发的单目摄像头算法。


    余凯这个“自动驾驶”的项目,使用的DenseBox算法在国际权威的KITTI数据集上持续保持全球第一,使该平台可以更高效地进行道路目标识别与分类。提起这个,余凯有些“小激动”,“这是会改变人类生活方式的大事。”

    “万物互联”只是基础,它好比修建了一条信息高速公路,但现在还没有什么车在上面跑。余凯认为,从“互联”到“智联”的差距在于三点:智能的感知环境、最自然的人机交互、实时的自主决策控制,智能机器能从人、环境中不断获得信息。

    余凯说,从蒸汽机时代到电气时代,再到信息时代,人类已经站到了第四次产业革命的门口。和前三次不同的是,过去都是以人为中心去延展体力和脑力,让人能跑得更快、飞得更高、看得更远;而这一次,是以机器为中心,它不再需要听命于你,它独立决策的优越性甚至超过你。

    如果能够把这种智能的新物种带入到普通人生活中去,Define the brain of the thing(赋物以智),就是造物主。

    现在的问题在于,一个单纯做人工智能算法的公司,只需要把算法SDK授权给别人就好。但余凯不甘于只做这些。单个的智能硬件最终形成的还是信息孤岛,迎合数以亿计的小白式用户,需要的是“傻瓜”式解决方案。我制作一个产品的手、脚、五官,你帮我装上“大脑”就行了。它需要软件、硬件,专用的芯片优化及定制化设计。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最终产品可能都无法满足用户的需求。

    地平线要做的终极目标,就是这个“大脑”,他的野心不是让这一产品搭载在某一个智能设备上,让你的手表会测心率,你的音响会自动选歌那么简单。他的野心是一个普适的“大脑”,任何一个普通设备,只要搭载地平线的人工智能系统和芯片,就能够成为一个新的AI物种 ——这和阿西莫夫《我,机器人》中的美国机器人和机械人公司何其相似,硬件和设备可能报废,但正电子脑永远可以回收、适配其他产品再利用。

    可怕的是,从一开始,地平线就想好了要做这件事。从学习AI、到当老师、当领导、当创业狗,看似换了多个身份的余凯,这十几年来好像从来没有在别的事情上浪费一点时间。“Intel定义了PC,但它不做PC;高通定义了通讯,但它自己不做通讯”。余凯对标的是,“地平线定义大脑,但我们不做机器人”

    他预料到阿尔法狗会赢,却不知道AI有一天会不会故意输

    谷歌总裁桑达尔·皮查伊(SundarPichai)预判,计算机将不再是物理设备,而是智能助手,“世界将从移动优先(mobile first)变为人工智能优先(AI first)”。

    今年6月,场景实验室创始人发布了“新物种实验计划”,一千多家企业报名参加,60多家入围,地平线是其中之一。在主旨演讲时,余凯说,新物种会是拥有人工智能的,而这种新物种数量是今天手机的数量10倍以上,它催生整个产业革命的规模,它是今天移动计算的10倍以上。“在阿尔法狗比赛之前,如果你了解这个行业的趋势和技术的积累,就能预判它会赢。这是我们地平线和同行面临的一个未来。”

    这样一个时代的趋势,就是人工智能的革命。

    革命需要的是一群坚定的激进分子。在论坛上,他说,“BAT未来会成为非常无聊的公司,现在年轻人找工作应该找未来的机会,而不是过去的机会”。在演讲中,他说,“我是要在AI领域做最核心的大脑的,所有产品的名字都是人类历史上最有伟大思想的人。安徒生是你们的管家,雨果是司机。”在采访中,他表示,“人工智能领域会成为下一个突破BAT围墙的独角兽公司诞生地,机会并不只属于巨头。”在Q&A中,他说,“AI威胁论是哲学而非科学思维。”

    可以看出,从成立之初,地平线就没有想过要做To C的产品,他的合作伙伴都是顶尖的企业。“我们拒绝了超过百家的合作需求,譬如说曾有一家金融机构找我们做智能反欺诈的方案,我们就拒绝了。那还是云端计算的东西,有其他的企业会去实现。”余凯说,地平线的合作项目和产品,必须是能帮助自己企业增强平台的能力,能把项目中的成果尽可能地沉淀到平台上,形成正反馈。

    ——余凯讲话和做事一样直白,原因是他对自己的技术非常自信。

    当说起欣赏的人选时,除了老东家李彦宏、马化腾、马云这些熟悉的名称之外,余凯还有一个答案多少有点让笔者惊讶。他讲了他一个名为叫Lee Redden学生的故事。

    彼时,余凯在斯坦福大学任教,Lee做了一个项目,拿了两个自行车,上面放一台机器,当时的想法是因为他家来自加州农村,要雇佣很多墨西哥的非法移民,来除杂草。这不仅费时费力,也因为雇佣非法人员容易导致社会问题。他说我用计算机视觉的方法,是不是能够知道这个是胡萝卜苗,这个是杂草。他针对性的用高温水枪去除杂草,高温水枪带来的好处是无毒无公害。几个月前,余凯回到拉斯维加斯开会,再次碰到了Lee。Lee已经成立了公司、做了一个生菜机器人,这个机器人上有36个摄像头、图像加速处理器,上面运行神经网络,去识别杂草。今天美国市场上10%的生菜地都是用他的这个机器人来除杂草。

    改变世界、造福人类。一个典型而强烈的理想主义者。

    余凯认为自己最大的优点是专注,“坚定理想-定下目标-寻找路径”,当目标确定时,任何杂因在自己的眼里都不会再有任何诱惑力。

    而人生的美妙之处不就在于,你迷上了一件东西吗?

    如果去翻公司名称“horizon”的英文解释,其实原意并非是地平线,而是“物理可测量最远的边界”。宇宙大爆炸发生距今有140亿年,宇宙是以光速膨胀的,到宇宙的边界也就是是140亿光年的距离。余凯想的,就是走到足够远。这并非虚无缥缈的目标,“而是一起去穿越这140亿光年”。

发布评论    查看评论

共可输入200字,还剩 字。<提交快捷键适用于IE浏览器>
验证码:
相关文章
>
联系电话:qq 932765614  投稿邮箱:bjdushivip@163.com
版权所有 北京都市网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十八里店桥北100米 邮政编码:100000 京ICP备14005974号
CopyRight © [www.bjdushi.com.cn] All Right Reversed.
郑重声明:本网刊登信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请核实,风险自负。本网转载其他稿件均来自互联网,如有问题请及时和我们客服联系!